標題: 第20講:批判與反思
s20011301
管理員
Rank: 9Rank: 9Rank: 9


UID 1
精華 0
積分 0
帖子 38
閱讀權限 200
註冊 31-8--2012
用戶註冊天數 4313
用戶失蹤天數 3177
狀態 離線
123.202.208.236
分享 
發表於 2-9--2012 06:57 AM 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 
第20講:批判與反思
富批判精神的其中一個表現,就是在恰當的時候,進一步追問理由的理由,甚至追問理由的理由的理由,即質疑某些理由背後的更高原則。
(注意:我強調的是「在恰當的時候」。我們不能無止境地追問理由,盲目地追問理由決非理性的態度。這個問題會在後面進一步討論。)

  例1 中國人重視孝道,認為子女應該孝順父母,父母老了以後子女應該撫養父母。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為什麼子女應該撫養父母,理由往往是:因為父母辛辛苦苦將子女養大(所以子女必須反哺父母)。但如果我們再進一步追問為什麼這樣,你會發現這個理由其實並不是十分有力的。
【分析】:父母確實是辛辛苦苦將子女養大,但這是子女應該撫養父母的合理理由嗎?你可以說父母養大子女是天經地義的,因為父母將子女帶入這個世界,就有責任將他們撫育成人;但子女因此就有責任撫養父母嗎?西方人並沒有孝順這個概念,他們並不強調子女要撫養父母,老人由政府或納稅人撫養,一些發達國家有較完善的福利,可以保障老年人的生活。
我並非主張子女不要撫養父母,而是說「父母辛辛苦苦將子女養大」未必是子女應該撫養父母的有力理由。(實際上我認同中國人的價值觀,認為子女應該撫養父母。)

  例2 2007年10月間,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在《華爾街日報》撰文,公開呼籲美國總統布殊及國際社會趁中國明年舉辦奧運之際,促使中國改善基本人權。李柱銘的言論,引起民建聯曾鈺成等左派人士批評,指他「引入外部勢力干預中國內政」,甚至斥責他為「走狗!漢奸!」。工聯會王國興更將李柱銘比作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。(見《明報》2007年10月26日的報導)
【分析】:批評者認為不能請外國人促使中國改善人權,如果你追問:為什麼?這個理由背後更高的原則可能是:中國人的事情由中國人自己解決,決不能讓外國人來插手。但如果你進一步追問為什麼要奉行這個原則,他們往往講不出更好的理由,只能重複地說「當然不能讓外國人來干預!」為什麼「當然」?沒有理由!有人說「叫外國人來干預中國的事,就是漢奸的行為,這種人是不要臉的卑鄙的洋奴才。」
但這是謾罵、是情緒的發洩,而不是講道理。中國在近代屢受西方列強欺負,因此一牽涉到外國人插手中國的事務,就會觸動某些人脆弱的神經。上述某些人的反應,表現了一種自卑感的不正常心態。王國興將李柱銘比作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,更是混淆是非、顛倒黑白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屠殺自己的同胞,而李柱銘則是請外國人來幫助自己的同胞。
(順便一提:有些為李柱銘辯護的人,所持的理由是:這是言論自由的社會,應該讓人自由發表他的觀點。這也講錯了理由,或者轉移了論題,整件事與言論自由這個問題無關。批評李柱銘的人不是不讓他講話,而是批評他講了不恰當的話。維護言論自由不表示不能批評別人的言論,不恰當的言論也可以批評,這並不違反言論自由的原則。)

對最高原則的反思和批判
目前,人們大多以「民主」、「自由」、「人權」、「人道主義」等為最高的原則,在許多觀點或爭論的背後,都預設了這些普遍的價值觀,它們代表了我們當前的「時代精神」。當然,這些「時代精神」仍然是可以質疑的。以下通過一個例子,反思當前流行的「人權」、「人道主義」這些最高原則。

  例3 精神病、糖尿病等都是可以遺傳的疾病,那麼可以立法強制這些人絕育嗎?這個提議肯定會遭到很多人的批評和反對,他們會說這條法規違反人道精神、侵犯人權。一旦祭出「人權」、「人道主義」的幌子,就會令許多人噤聲,人們總是視之為不可懷疑的真理。然而,人權、人道主義一定都可取嗎?
【分析】:在進化過程中,生物是適者生存,具有不良基因的個體會遭到淘汰。自然淘汰的結果,使物種保存優良的基因,淘汰不良的基因,從而保持物種的強健。但在人類社會就似乎反其道而行,醫學昌明使許多有遺傳疾病的人得以存活,福利制度使許多弱者得以生存,而且這些人還可以繁殖,將不良的基因遺傳下去。在人類社會,平均而言,能力越強的人生的孩子越少,能力越弱的人生的孩子越多。長此下去,人類這個物種會受到怎樣影響,實在難以預料。
醫療和福利制度也許不利於人類的進化,而醫療和福利制度背後的原則就是人道主義原則。也許人道主義原則會對人類這個物種產生災難性的影響。從進化論的角度看,人道主義也許違反自然法則。我並非反對人道主義,而是藉此提醒大家,那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原則,並非是不可懷疑的。強制弱智、精神病者絕育,對人類也許更有利。記住:人道主義只是人類同情心的產物,並不具有先天的必然性。

不能無止境地追問理由
然而,理由總有一個盡頭,我們不可能無休止地追問理由。前面說過,我們要懂得在恰當的時候追問理由,或追問理由的理由。當一個理由有爭議時或不是明顯地合理時,可以進一步追問這個理由的理由;但當一個理由十分合理時,就不必再追問下去了。
例如,環保人士促請各國政府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等污染物,理由是:環境污染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,再不保護環境人類的生存就會受到威脅。這時如果你進一步追問:為什麼要保護環境?人類的生存受到威脅有什麼不好?你就是在無理取鬧。
然而,許多問題之所以爭論不休,是因為人們持不同的價值觀,即他們的理由的背後有不同的最高原則。當觸及到這些原則時,人們往往各不相讓、毫不妥協。在這種情況下應如何解決問題?這將在下一講「從實際效果看問題的思考態度」中詳細討論。
頂部